品位苏州:文瑜说 | 朋友圈的朋友
2019-08-20
来源:      浏览次数:412     

微信图片_20190715152820.png

刘:陶老师,看你的徽信朋友圈,我想到了一个话题,说一说你朋友圈的朋友吧。

陶:我有许多有意思的朋友,怎么说得过来?

刘:我随便看你的朋友圈,看到什么就说什么,比如这张照片,与你合影的是叶兆言老师吧,标题是“大少爷回来了,老管家老泪纵横。”有什么意思吗?

陶:我们现在的青石弄5号《苏州杂志》社,是叶圣陶故居,兆言是叶老的孙子,而我在这儿工作生活,似乎是他们家的大管家。我们是不错的朋友,说着寻开心的。

刘:我看到你最近和王锡麒先生去了好几次常熟,是有什么创作吗?

陶:没创作,专门去吃饭的。王锡麒先生不仅是著名画家,还是一流的美食家,而且是我的亲戚。

刘:你们是亲戚?

陶:他是我弟弟的岳父。但很长一段时间,我和他交往不多,表面看上去他有点独来独往恃才傲物,其实这位老先生十分有趣可爱,也古道热肠。我听说过一件小事,他有位当年幼儿园的同学,晚年很落泊,每个月要去王老家里拿一张画,然后去文庙卖掉,拿了钱接济生活。有时候同学找来了,他就放下手上的工作,先去完成同学的生活。

刘:看起来是举手之劳,能够坚持下来持之以恒确实不容易。

陶:老先生还是真正的美食家,有品味,有品质。有的美食家是书本美食家,看到了一些,再搬来搬云,有的是暴发户式的美食家,比如我。

刘:什么叫暴发户式的美食家呢?

陶:直截了当地说就是馋涝呸。

刘:之前我看到你一则微信“为陆文夫老师小说散文插图,我攀附名流了。”

陶:起因是江苏文艺出版社邀请我编辑一本陆文夫老师的小说散文集,老陆的创作这么丰富,一时无从着手,最后我决定选老陆有关美食的文字和他人生经历的文字,我以为是有特色的一个选本吧。之后出版社请了一位画家画插图,但我觉得画得艳了,和老陆的文字不搭,就不自量力地提议,要不我来画吧,没想到出版社竟一口答应了,而且之后反应说画得不错。我想假装谦虚一下,却是忍不住开心啊。

刘:《美食家》出版之后,你邀请全国不少作家来苏州参加首发的标题“纸上陆文夫,呑尖得月楼”,我以为似乎是有趣的活动。

陶:对,《美食家》的首发式,也正好是《苏州杂志》创刊三十周年,我就不想开座谈会,说一些老陆创办并努力办好杂志,或者帮助扶持作者等等,意思不大。想了想,我邀请了一些和我们杂志或者和陆老师相关的朋友来苏州,早上去朱鸿兴吃头汤面,因为《美食家》家中有去朱鸿兴吃头汤面的描写嘛,晚上在得月楼,请了一些当年为陆文夫老师烧过菜的师傅,依旧是当年的操作,办了一桌“回忆陆文夫先生生前的滋味”。我以为这样的纪念这样的活动实在并且有意思。

刘:对了,说到美食,我注意到你最近发的一条微信,说上苏州烹饪学会会长华永根先生新出版的《苏州吃》,是你写的序言,我还注意到,你称呼华先生为“老恩师“。

陶:华永根先生是我的老师,江湖上的行当,有些是无师无不师,比如作家,作家要是说谁是他的老师,要么瞎客气,要么别有用心。有些一定要言传身教的,比如武林功夫,比如美食。

我和华老师的交往。说起来军人也不都是拿枪打炮的,还有唱唱快板书的文工团员呢。我称呼华永根先生老恩师,也没有要学习油盐酱醋的企图。再说老恩师一身本事交给我手里他也不会放心吧。老恩师一心一意宣传发扬苏邦菜,他觉得只要有这样心思的,都是自己的同志,这和当年的统战仿佛,我差不多是他的一个统战对象吧。

刘:不好意思,除了随华老师吃吃喝喝,你还有什么别的收获呢。

陶:华老师教会我的,是美食的来笼去脉,美食啊,不是简单的吃吃喝喝,就像婚姻,也不就是单纯的洞房花烛生儿育女,而是完全的一个流程,地里的蔬菜到餐桌上的炒素,尝到嘴里的,其实是蔬菜的一生。风和日丽时的春风得意,遇上旱涝天灾时生不逢时的无奈,美食家吃到嘴里的也不是单纯的酸甜苦辣,而是蔬菜和荤菜的喜怒哀乐。华老师好比是寺院里的方丈,而我不过是刚进庙门扫地擦窗,担水做饭的小和尚吧。


 Copyright@ 2013- 2019 江苏吴中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 苏 ICP备11028266号

真钱赌博公司,正规澳门赌场平台,澳门真人官网赌场